本網9月26日訊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你很難想象家住衡龍橋鎮槐奇嶺鎮龍橋村的陳艷霞和兒子王羽陽身上被砍的刀傷有五十多處;如果不是親耳聽傷者陳艷霞訴說,你很難相信這些慘不忍睹的傷口來自她的丈夫王加伏之手。9月25日,記者走進了正在益陽醫專附屬醫院接受治療的陳家母子病房。
  砍傷妻兒只為泄妻子流產之憤
  陳艷霞與王加伏的婚姻開始於三年前,陳艷霞屬於二婚,王加伏則是三婚。王加伏有個十幾歲的女兒,陳艷霞有個6歲的兒子,兩人重組家庭後,又誕有一女,目前不到三歲。近段時間來,陳艷霞又有身孕,考慮到計劃生育政策、家庭困難及自身年紀大、身體差等原因,陳艷霞一直與丈夫商量不要這個孩子,但苦於丈夫不同意,陳艷霞就懷著孩子一直等他鬆口。
  “他就是想要生個兒子,他沒有自己的親身兒子就覺得不舒服。”陳艷霞說,王加伏特別重視金錢與兒子,完全不顧實際狀況。待到她與丈夫商量了幾十次之後,王加伏終於鬆口可以不要孩子,但是流產的費用要陳艷霞自己出,他不答應出一分錢。“我也答應了,於 是我出去借錢準備打掉孩子。”陳艷霞說,沒想到9月12日下午,她把借錢去打引產針的事告訴丈夫後,丈夫就把三歲不到的女兒踩在地上使勁踹,更令人想不到的是在小女兒身上發泄完了之後,從房間拿出一把嶄新的刀就朝陳艷霞砍,砍完陳艷霞之後繼續砍向繼子王羽陽,一場殘忍至極的行凶案就在這個可憐的家庭發生 了。
  三人被砍命懸一線 婆婆溜走丈夫逃走
  “他已經殺紅了眼,一直朝我們不停的砍,每刀都朝我的心臟砍,幸虧我用手擋了,所以手指頭被砍斷四根。他還朝陽陽的脖子砍過去,再多用一點點力,喉嚨就會被割斷。”陳艷霞強忍著淚水訴說丈夫當時的殘忍。
  “再這樣下去就會死人,都會死”,陳艷霞哭訴慘案發生時她不停地求丈夫停手,王加伏才歇口氣,丟掉刀,跑去整理衣物然後逃跑。“我求他打120或者報警,他反而說那他會被警察抓走,所以沒有給我們打求救電話。後來我看著他拿著一把刀,整理了一些衣服出了門。”
  “我家附近沒什麼人家,任憑我怎麼呼救也無人聽見。一百多米外是王加伏哥哥的房子,當時他家在打禾,所以對我家發生的事情毫不知情。後來我婆婆看到我們 被砍成這樣後,她不但不報警,反而溜走了。”陳艷霞說當時就覺得死亡在向她們母子三人逼近,於是滿身是血的她只好爬出家門,爬向丈夫哥哥的家門。“幸虧當 時哥哥打著手電筒出來發現了我,才報警,及時把我們送到醫院。”
  據陳艷霞家人介紹,凶殺事件發生後,王加伏已經逃逸,目前公安機關正在全力偵破追捕。“一定要早日抓到凶手,繩之以法。”
  丈夫婚前就有暴打孩子的行為 對待金錢尤為吝嗇
  據陳艷霞與陳母回憶,在陳艷霞與王加伏戀愛階段,王加伏就有一次對孩子下手的行為。“那時我跟他剛認識一個月,他騎著摩托車接我去他家,我兒子才6歲 多,正是粘人的時候,不願意我走,於是王加伏背著我們打了陽陽,把他的雙腿掐的烏青,還是我媽媽後來給小孩洗澡時發現的。”
  當記者問 道,既然王加伏有這種殘忍對待孩子的行為,為何還與他結婚時,陳艷霞告訴記者,當時是因為懷了小女兒。“當時懷孕了,也沒有認真打聽他是個什麼樣子的人, 就匆匆忙忙的結婚了。”說起這段婚姻往事,陳艷霞十分懊悔,假如當時調查一下他的為人,或者跟他周圍的鄰居打聽一下,就不會釀成現在的苦果。
  陳艷霞還告訴記者,王加伏是一個沉默寡言的人,平時沒有什麼多話,只要不問他要錢倒也相安無事,但只要涉及孩子上學花錢以及家庭開支花錢時,他就會吵 架。“他這個人把錢看得特別重,結婚三年,為了小孩上學以及家庭開支,我總共才問他要過幾千塊錢,其他的都是我自己到處去借的。”
  醫療費用已花十來萬 巨額費用讓陳家無法喘息
  據陳艷霞妹妹陳金花介紹,陳艷霞母子的醫療費用已花了十來萬,目前還欠醫院兩萬多,接下來的費用讓他們無法喘息。“我姐姐一直沒有經濟來源,現在出了這 麽大的事,我們家裡到處湊錢,問題是現在借錢都借不到了。”陳金花說,希望社會上的愛心人士能夠幫助他們,讓他們渡過難關。
  陳艷霞母子的主治醫生何醫生介紹,王羽陽身上的刀傷有二三十處,額骨、頂骨被砍成了開放性骨折,已經砍碎了。“脖子後面的那一刀是致命的一刀,偏了一點點沒有致命,他算是不幸中的萬幸,不然很難從鬼門關走回來。”
  本是活潑可愛的他,本可以度過他天真無邪的童年生活,如今家裡的一場凶殺,不僅讓這個孩子身體飽受創傷,還使得心理蒙受巨大陰影。命運多舛的陳艷霞,在這次可悲的婚姻中也是傷痕纍纍,懊惱不已。(來源:紅網)
創作者介紹

帛琉

if32ifbhv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